风之情侣

有一种相遇之所以美好,是因为它只是相遇了,与相守无关,与风月无关,与爱恨无关。









就像花与树的相逢,短暂的停留,绽放的却是灵魂间的相知相懂,花在时间的深唤里安然别去,树也坦坦然不必挽留。




如果如此,人生里每一次遇见后的离散,是不是都不再是悲伤,而是最美的再见。泪可以打湿面颊,却不再疼痛,而是最真挚的祝愿。




只要把心放在碧蓝的晴空之上,把情贮存在不妖不蔓的莲的蕊中,春暖花开时不必面朝大海,是不是也能听见阳光行走过每一块石,每一瓣花,每一片叶,每一道波纹,每一痕风时的声音?




因为缘,情不知所起;因为情,缘不知所终。




“在时间上、在广大里、在黑暗中、在忧伤深处、在冷漠之际,我们若能时而真挚地对望一眼,知道石心里还有温暖的质地,也就够了。”


 




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我们在一地停下脚步,凝视这个地方的风景,时间约是完成一幅素描作品的长度,就可以了解我们平时是多么粗率;要画出一棵树,至少得专注个十分钟,但就过往行人而言,即使再美的树,也很少让它驻足一分钟。


文摘: 旅行的艺术(The Art of Travel)
作者: 阿兰·德波顿(Alain de Botton)
翻译: 南治国/彭俊豪/何世原
音乐: 在路上(On The Way)
演奏: 戴维·库(David Cullen)


人生需要准备的,不是昂贵的茶,而是喝茶的心情。 ​​​




         —— 林清玄


草木有本心,就像这样一棵树


一生所守一地,一世只生一心


不抱怨,不纠缠,不追逐,诸般清净


不为给谁看,只活自己


独自欢笑,独自蓬勃


不为什么所困,遗世独立




【文/马德】




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喜欢讲道德,一种是高层人用“道德”绑架,一种是底层人被“道德”绑架。


——“道德”,绑架了很多人的心智。


云涛:

任何太多的过分热闹对于人都是一种消耗,人在热闹之后会感到累和虚空。

任何宁静对于人都是一种滋养,内心或多或少都可以长出点什么来。

——《半山文集》